<dd id="yng52"></dd>
    <button id="yng52"><acronym id="yng52"><u id="yng52"></u></acronym></button>
    1. 誠招代理
      聯系我們
      • 電 話:0533-7962266
      • 13355238983(潘總)
      • 13573394642(黃總)
      • 傳 真:0533-7962267
      • 郵 箱:keyu@keyuwater.com
      • 網 址:www.wanorastud.com
      • 地 址:山東淄博臨淄齊魯化學工業區緯六路6號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技術中心 >> 水資源“大盜”是如何煉成的
      水資源“大盜”是如何煉成的
      發布日期:2016-04-27 09:55:31 打印

          數據來源:《水環境保護價格與稅費政策示范研究》,南方周末記者汪韜整理。

          按照現行污水排放標準,達標如同保護傘,企業合法地將污水排入環境。而按照現行水價體系,從取水到污水處理,企業只需支付極低的費用,遠低于它對環境的破壞。而這差價,則由全民埋單。

          這是一份水價報告揭露的行業秘密。2009年,全國工商企業通過低標準、低水價獲利達到2000億元以上。

          中國所有排放的水都是污水。

          2013年4月中旬,歷時四年的水專項中國水環境保護價格與稅費政策示范研究課題結項,面對400頁的報告,報告負責人、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教授馬中如是總結。

          馬中的課題組從水價開始,不想卻串出了我國水環境管理中的一系列制度性黑洞。達標排放的污水依然污染環境,禍首工業企業卻只需付出極低的水價,而公共財政又以納稅人的錢來為企業污染埋單,企業坐享巨大的環境紅利。

          這份報告如同戳穿皇帝的新衣,而這不過是我國環境管理漏洞中的冰山一角。我們專家研究幾十年,也才剛剛明白一些事兒。

          達標的污水

          這是一個巨大的黑洞。

          馬中將我國工業污水和生活污水分為三類:第一類是達標排放的污水,以官方的統計數據,2010年,工業污水達標排放率為95%,生活污水集中處理率為70%;第二類是超標排放的污水,即前述未達標排放的5%和未處理的30%污水;第三類是偷排的污水。

          后兩類水是污水問題顯而易見,問題出在第一類:達標排放這個說法極其害人。馬中說。

          我國的水標準主要分為兩類,環境質量標準和污染物排放標準。前者指《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按水質由高到低依次分為Ⅰ-Ⅴ五類。其中,Ⅰ-Ⅲ類水體被視作飲用水源,劣Ⅴ類水體基本喪失了使用功能。

          排放標準指的是工業企業、城鎮污水處理廠的污水應該處理到什么程度再排放?;瘜W需氧量COD是用來描述水污染物最常用的指標,我國所有排放標準的COD濃度都高于V類水的要求,也就是說,我國達標排放的污水都是劣V類水。

          政府、公眾的目光都集中在城鎮污水上,城鎮生活污水已獲得較大改善。而工業污水,卻在聚光燈之外,這也正是馬中課題聚焦之處。

          達標排放的工業污水,依然在污染水環境。每建立一個工廠,就污染河流了。清華大學教授王占生說。

          實際上,這在業界已非秘密。有專家指出,為何排放標準達不到質量標準,是因為制定排放標準時,考慮到自然水體具有自凈能力,可以消納降解污染物。

          可是,在地表水日益減少的北方地區,如果不下雨,污水廠甚至成了新水源。北京市的河流源頭以前是玉泉山,現在干涸了,污水廠的水質決定了河流的水質。參與多項污水排放標準制定的北京市環科院研究員馬世豪說。

          日前,北京等地宣布對污水處理廠進行升級改造??上?,做出努力的主要是城鎮污水處理廠。2008年以來,我國提高了部分工業行業的污染物排放標準,但達標排放的工業污水依然比城鎮污水污染物濃度高出幾倍。

          馬中的課題組在一個中部地區的省會城市做了案例研究,上游進入城市的是Ⅱ類水,流出城市的下游河道、湖泊卻是劣Ⅴ類水。典型說明排出的是污水。當地官員對馬中的核算研究結果沒有特別強烈的反應。多少年這樣,大家反應都很遲鈍。馬中嘆了一口氣。

          工業水價黑洞

          工業企業低排放標準的背后,是工業用水成本過低。后者正是馬中課題的研究方向。

          水太便宜,這是第一大發現。馬中所指的水價并不是百姓的生活水價,而是工業水價。

          生活用水水價上漲一直是公眾關注、爭論的熱點。實際上,在全國每年約6000億噸用水量中,農業用量最多,占61%,工業用水量次之,占24%,生活用水只占到13%。

          工業水價低的原因在于低的污水排放標準。水價根據排放標準制定,低排放標準導致低的水價。

          我國現行水價政策極其復雜,課題組將之梳理3456:即由中央、省級、市級3級政府制定,包括水資源費、自來水費、污水處理費和污水排污費4項政策,主要針對居民生活、工業等5類用水戶,涉及財政、環保等6個部門。

          不同的取水、排水方式對應四類費用的不同組合。取水而言,取的是天然水,只需支付水資源費;取的是自來水,則需支付水資源費+自來水費。排水而言,企業自行處理后排入天然水體,需支付污水排污費;排入市政管網交予城鎮污水廠處理,則需支付污水處理費。

          這些水究竟何從何往,企業又交了多少水費?為了捋順這些關系,馬中的博士生周芳算出了2009年工業的水平衡模型。

          2009年,我國工業用水量732億噸,大部分企業直接從天然水體取水,繳納的水資源費僅為0.13元/噸,只等于取水成本的1/5,而江西省竟然只有0.015元。

          在排水環節,企業更愿意自己處理后直排天然水體,這樣只繳納0.13元/噸的污水排污費,而納入管網交給污水廠處理,則需支付工業污水處理費1.28元/噸。周芳解釋道。

          所以,對于直接從天然水體取水,又將廢水自主處理后排入天然水體的工業企業,只需繳納0.26元/噸費用即可。這樣的低水價幫助企業降低了治理成本,獲得了巨額利潤。2009年,全國工商企業支付水費只占生產成本的0.2%,利潤的1.7%。而通過低水價獲利達到2000億元以上,相當于安徽、四川等省份的年財政收入。

          為之付出的代價,則是環境污染和資源退化。對應改革紅利和人口紅利,馬中稱之為環境紅利。

          納稅人為企業污染埋單

          對于一些城市而言,進入污水處理廠的工業污水,企業支付的污水處理費一樣不能涵蓋污水處理廠的處理成本。課題組對我國227個地級市2009年的水價統計發現,邯鄲、揚州、珠海等7個城市的工業污水處理費小于生活污水處理費,完全違背污染者付費原則;武漢、南寧、烏魯木齊等49個城市的工業污水處理費等于生活污水處理費。

          其中差價由地方財政補貼。你肯花錢幫助鄰居往自家排污嗎?這就是我們水價政策做的事兒。馬中表示匪夷所思。

          除了上述工業污水之外,十五和十一五期間,國家動用約1800億元財政資金治理水污染,其中大部分污染是工商企業排放造成的。馬中課題計算得出,2009年我國工業偷排的污水達到155億噸。這實際上是用公共財政資金給企業的污染埋單。

          馬中想起了昆明曾計劃從游客上收費治理滇池的舊聞,一名游客撰文稱污染不是自己造成的,不應該付費。馬中覺得這算清了小道理,沒有算清大道理國家前期投給滇池治理的大量資金正是納稅人的錢。

          對于案例省會城市的計算同樣發現,8000萬噸工業污水偷排了。2013年,山東地下水排污引起了關注,結果卻不了了之。馬中認為這說明積累的水污染危機已經爆發,從水環境狀況也可以看出來,只是我們用了數字說話。

          奢侈的無退化原則

          項目結題后,馬中感嘆為什么這么多看似淺顯的道理現在才明白。追根溯源才發現,原來從環保法開始,我國水環境管理的規章制度中都開了口子。

          環境保護法規定,根據國家環境質量標準和國家經濟、技術條件,制定國家污染排放標準。同樣的意思在其他法規中一脈相承。

          這是很大的諷刺,《排污收費條例》甚至說制定排污收費標準時,要考慮企業承受力。實際上,現在企業交的錢只占總成本0.2%,并沒有影響承受力。馬中說,這遠小于人力、能源成本。企業不能從環境中省錢。

          所以,課題組建議刪除考慮經濟、技術條件這一條,改為排放標準要保證法律規定的環境質量不退化。

          所謂環境無退化是指環境不因人類活動影響而退化?;诃h境無退化原則制定污染排放標準,再制定收費標準,體現為水價。

          不過,多位受訪的研究環境標準的專家表示,標準需要逐步加嚴,但考慮經濟技術這一條不能刪除。設立過高的標準等于讓企業從50分跨到90分,難以實現,甚至會影響我國部分產業的競爭力。印染、制革行業在歐洲的消失就是因為太高的標準而遭到淘汰。

          對此,課題組計算,即使將污水處理到最嚴格的IV類水排放標準,并基于此制定水價,水費也只相當于當年工商業生產成本的0.6%,利潤的7%。

          馬中認為,即使技術達不到,也要樹立無退化這個目標,否則就是承認水體是可以污染的。而且,在無退化原則下需進一步制定相應的地方標準。

          不過,在一家污水處理的民營公司總經理肖恒看來,排放標準和質量標準的差異早是業內的共識。處理到IV類標準,很多地方會哈哈大笑,這太奢侈了。地方政府會極力呵護當地企業,公司曾計劃利用一口廢井來監測地下水數據,卻遭到當地政府拒絕。

          現在的寬松的標準都沒有認真執行,現實和理想之間,差距不是一般的大。肖恒說。

          的確,即便是當下極低的水價,據周芳計算,還有155億噸偷排的水量,這是統計中看不到的數據,相當于把北京市區淹沒10米,污染物的濃度更不得而知。

      上一篇:城市水危機催熱海水淡化產業 未來市場前景廣闊
      下一篇:反滲透純凈水設備主要部件的作用、規格及維護保養
      亚洲熟妇av综合网,真实嫖中年下岗妇女,美团外卖猛男gayb0y1069,少妇性饥渴videofree